澳门英皇公司游戏-他破解了有史以来最大灭门惨案,获国际最高奖,在国内却鲜为人知

来源: 匿名 2019-12-28 17:49:24

澳门英皇公司游戏-他破解了有史以来最大灭门惨案,获国际最高奖,在国内却鲜为人知

澳门英皇公司游戏,说到历史上的地球灾难

大家第一反应是恐龙大灭绝

但是你们肯定不知道

就在恐龙灭绝之前的上亿年

地球上曾经发生过一场

灭绝当时世界上95%以上物种的超级大惨案——

二叠纪生物大灭绝

在那次灭绝中

大气里尽是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

天上的雨水变为“毒雨”

火山灰布满整个地球

在短短几百年间

地球的平均温度从16度上升到70度

海洋被蒸发三分之二

几乎已经变得无法生存

陆地上到处都是动物的尸体

散发着腐烂的气味

和二叠纪生物大灭绝比起来

上帝毁灭世界的洪水简直像在过家家

科学家们对那次生物灭绝的成因吵来吵去

一直没个定论

然而,一位中国科学家的出现

将这场争论彻底终结——

他就是沈树忠

其实在上周五

蛋蛋姐就转了个关于沈树忠院士的获奖简报

但是当时

为这条新闻喊个“666”的人屈指可数

蛋蛋姐的心里是有些郁闷的——

大家更喜欢的反而是一些偏娱乐向的新闻

比如印度某个官员声称大坝倒塌

的原因归咎于螃蟹打洞

大家居然对于沈树忠的获奖完全不在意。。。

蛋蛋姐知道

关注我的粉丝都是好奇心爆表的聪明宝宝

你们对沈树忠院士不感兴趣

那只能说明

我对这位牛人了解得还不够深!

于是我用比名侦探柯南还敏锐的鼻子

挖了整整一周的料

终于找到了这位大牛的传奇故事

你敢信吗?

这位堪比诺奖的院士大神

人生起点是从煤矿矿工开始的!

沈树忠出生于浙江湖州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

父母都是文盲,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来

在当时那个混乱的年代里

他自然没法安安静静的读书

幸运的是

湖州中学的几个老师

不忍心看这些学生被埋没

半夜里在简陋的寝室里给学生们偷偷补习

沈树忠,恰好是这批学生之一

在他高中毕业的那年

沈树忠迎来他的人生转折点——

国家宣布恢复高考

你以为沈树忠就能通过参加高考

改变自己的人生吗?

太天真了!

当时在中学学机电、拖拉机、水泵的沈树忠

一看到高考试卷就傻眼了

物理化学是什么鬼???

学校里没教过啊!!!

那一年高考

沈树忠

物理得了0分

化学得了5分

名落孙山

第二年

沈树忠又进考场了

这一次,他成功考上了……中专

因为中专不用考物理化学呀

1981年沈树忠毕业后

被学校分配到煤炭公司当技术员

这职位说得好听

其实就是下地挖矿的煤炭工人

二十多岁的沈树忠

只能在昏昏沉沉的矿井里挖矿

出来的时候,满脸都是灰土

工作的辛苦不提

当煤炭工人可是一项玩命的活儿

那时候的矿井管理极为混乱

别说地下照明

就连沈树忠头上戴的矿灯都经常无故灭掉

在井下摸黑走路对沈树忠来说

简直是家常便饭一般

当瓦斯警报一响

他更是要在十分钟之内

从400米深的井底撤离到地面上

“每次都有逃命的感觉”

沈树忠这样形容当时的经历

当沈树忠再一次看到同事葬身于矿井之时

终于觉得这种生活没法过下去了

别无他法,考研吧

沈树忠想

1983年,沈树忠参加考研

这回成功以高分被澳大利亚的一所大学录取

但直到上学之前

他才突然被告知:

想上国外的大学必须要有本科文凭

可沈树忠只是个中专生

眼看要面临失学

幸而中国矿业大学的何锡麟教授

破格收了他当研究生

也就是下面这位老教授

沈树忠也努力

读完硕士读博士

跟着何锡麟教授做研究

终于不用挖煤了

可沈树忠还是离不开土

他的研究方向就是传说中的“地层学”

emmmmm好吧

蛋蛋姐知道你们可能

压根听都没听说过这个学科

毕竟太冷了

地层学是地质学的一个基础学科

研究岩石、化石的形成时间和过程

判断整个地层的形成时间、年代

换句话说

就是研究地球古代时的样貌

而且学这一科

还得兼修古生物学知识

说到这

蛋蛋姐就想起了一张曾经爆红的毕业照

对,你没看错

整个北大2010级古生物专业

只有这么一个毕业生

想逃课一定会被老师发现

简直是一个大写的惨字

殊不知

这还算是人数多的“大年”

北京大学的老师说

这个学科经常一届连一个学生都没有

那年有一个学生挺认真的学这门学科

已经是惊喜了好么

话说回来

当地层学+古生物学

两个超级冷门学科合在一起

当然更是冷到南极点

沈树忠坚持了这么多年

少不了一颗史诗级的大心脏

在他眼里

再变态的工作环境都不算啥

(毕竟在煤矿熬过两年)

1994年,沈树忠第一次去西藏

越野车在砂石路上颠簸了两天两夜

他还笑着和同伴说

“50年代的前辈们都是骑着牦牛来的

我们现在已经很幸运了。”

那时候的西藏渺无人烟

沈树忠带着大堆的方便面

往小山包里面钻

一钻就是一整天

挖到几大包的珍贵化石

即便是这次获奖之后

沈树忠也没有在记者面前叫苦

反而像个耿直boy一样开心地笑:

现在的地层学科研环境已经很好了

大家不用风餐露宿

有平整的柏油马路在

大家白天坐越野车出门

晚上回镇子里住

一点儿都不辛苦的

蛋蛋姐看得着急啊!!!

啥叫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啊

沈院士你这么能吃苦

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说你们花钱大手大脚

克扣你们研究经费怎么办?

别人我不知道

反正蛋蛋姐我自己平时下班

但凡堵上俩小时

晚上回到家里就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

真的感觉骨头架子都碎成渣渣了

沈院士你们每天比我辛苦起码十倍啊

怎么还强行说不累呢?

下面的照片是前几天沈树忠获奖时的新照片

大家不妨猜猜他今年多少岁?

他今年,58岁

对于一名科学家来讲

五六十岁正是人生中的黄金时期

在他人生的前几十年里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

而身体也足够硬朗

是最适合带领团队

做出研究成果的重要时期

但此时的沈树忠

头发却已雪白

二十多年的西藏之旅

终究对他的身体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虽然蛋蛋姐没能联系上沈院士

但是我心里估摸

他和媒体说工作环境好

也是给地层学工作打个广告

不想让年轻人被早早劝退

现在,中国研究地层学的学者

已经出现了严重断代

沈树忠之前所在的中科院南京分院

古生物研究所

只有四位中科院院士

除了他自己,剩下的3人都已年过八十

虽然几位院士依旧兢兢业业

但毕竟年龄摆在那里

实在很难维持充足的科研精力

头发雪白的沈树忠

在当时是中科院唯一一个

“青壮年科学家代表”

当年建立研究团队的李四光

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

在这个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的环境下

大家都去研究金融、经济、管理之类

花花绿绿的“高端学科”

尽管现在的地层学研究环境

确实比之前好了太多

但依旧后继无人

蛋蛋姐也能理解,地层学、古生物学

这样不能直接赚钱的学科

哪个年轻人愿意把大好的青春放在这上面?

沈树忠也自嘲过

说自己一个穷人误入了富人的学科

但当初搞地层学的老一代科学家们

又有哪个是为了赚钱而研究的呢……

在做科研之外

沈树忠还经常四处为自己的学科“打call”

到高校,分享自己科研的心得

到博物馆,为小学生讲述古生物的故事

他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

非常欢迎大家来中科院做地层学研究

但是一年前

沈树忠自己也离开了工作了几十年的研究所

走入了南京大学做教授

在2018年

南京大学的地层学研究生一共招到了4位

也算是可喜可贺吧

总而言之

蛋蛋姐希望这篇文章

能让更多人了解沈树忠

能让大家给予冷门学科更多关注

另外顺便提一句

在使用搜索引擎时请一定多加谨慎

蛋蛋姐自己搜了一遍沈院士的考研信息

可惜,位于前列的网站

蛋蛋姐我每个都点进去看了一眼

全是广告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参考资料:

你可能会喜欢:

数据

我爱问编辑|怎样判断一个人是爱你还是爱你的钱?

我爱问编辑|怎样判断一个人是爱你还是爱你的钱?

专题

港警捣破暴徒幕后"金主",梁振英点赞:最重大发现和突破

港警捣破暴徒幕后"金主",梁振英点赞:最重大发现和突破

回到顶部